我要发布信息

2021年,盗版游戏还在国内横行霸道

日期2:2021-10-28     浏览:725    
内容摘要:易发信息网消息:很多人不明白2021年,盗版游戏还在国内横行霸道,今天小编就来和你们聊一聊2021年,盗版游戏还在国内横行霸道吧

易发信息网消息:很多人不明白2021年,盗版游戏还在国内横行霸道,今天小编就来和你们聊一聊2021年,盗版游戏还在国内横行霸道吧,想知道2021年,盗版游戏还在国内横行霸道就一起和小编看看吧。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游戏葡萄(ID:youxiputao),作者:严锦彦,授权易供求网转载发布。

上周五,《仙剑奇侠传七》登顶了Steam全球热销榜。不幸的是,游戏发售仅仅两天,盗版商就开始行动了。

盗版游戏为何禁而不绝?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。今年8月18日,国内独游厂商曾发表了一则《国产独立游戏反淘宝盗版联合声明》。但如今过了两个多月,淘宝上依然充斥着许多带有“离线版”“网盘发货”标签的商品。显然,盗版游戏的情况没有得到改善。

帕斯亚科技副总裁邓永进说,三年前他们给《波西亚时光》PC版维权时,就试过在社交媒体发声,当时“按闹分配”还管用,没想到,现在连舆论都没用了。

《鬼谷八荒》今年联合警方扫荡了一个盗版团伙,本想着杀鸡儆猴,但无奈的是“盗版游戏犹如雨后春笋,灭而不绝。”

《三国志:汉末霸业》的开发商龙游天下也曾与盗版商展开拉锯战,在成功把盗版商品投诉下架后,盗版商甚至来到公司闹事。《侠道游歌》通过平台惩罚了盗版传播者后,传播者带着水军跑到了Steam页面,游戏一下子变成了“30天之内多半差评”。

2021年了,盗版游戏商家依然在国内横行,做着一本万利的生意。

01

备受困扰的游戏厂商

盗版会给游戏厂商造成多大伤害?最容易想到的,就是厂商收入的减少。

《鬼谷八荒》发行团队的胡江洋告诉我,从淘宝的外显销量、历史评论数来看,光是卖出上万份盗版的店铺就有十几家,如果每一份都换算成正版售价,他们的损失至少有两三百万。同样,《喵斯快跑》发行两年以来,PC和移动端的盗版现象从未停止,损失已经超过300万。

那么,本身销量不高的游戏、年轻厂商,是不是就没那么容易被盗版商盯上?未必。苦柚游戏的小Y表示,“我们只是小发行,有的‘大神’可能都懒得破解我们的游戏。但在发售热度期,仍然能遇见很多盗版、离线版、试玩账号。”

这些门户网站、流量平台发布的盗版内容,不一定都要求直接盈利,有的只是为了导流,或是充实“游戏库”,让自己在同行里更有竞争力。这种情况在安卓平台尤为常见,盗版商只需拿到游戏包体,分离SDK即可做成盗版,门槛很低。

为了应对无孔不入的盗版,游戏厂商浪费了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成本。小Y说,“一些破解版关联的搜索结果,有的只是做了关键词,有的是真放了资源,只能遍历去排查,完全是苦力活。”

对于自研自发的独游小团队,处理盗版还影响了原本的游戏研发工作。《全网公敌》的制作人BY表示,他们每天都会有两位同事,花费一上午去处理盗版,一个人排查,另一个负责投诉。“有时候想放弃,好好去做产品,但又觉得对不起付费的玩家,我们不能不作为。”

此外,一些有实力的盗版资源平台,会发布专门的软件APP。例如,市面上有不少伪装成Steam的盗版网站,千方百计诱导玩家安装客户端。他们出售的游戏价格与Steam正版相差无几,实际却是共享账号。

出售共享账号是否属于盗版?各个厂商的评判依据不同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类平台利用信息差,将一个账号高价卖给多个玩家,不仅影响了厂商的收益,对玩家也是实打实的诈骗。《烟火》制作人月光蟑螂表示:“Steam存在共享机制,但商家违背了这项机制的初衷,用于牟利,那其实和盗版带给我们的损失是一样的。”

如此正常的网站页面,其实是个假冒品

面对盗版游戏的猖獗,游戏厂商的品牌也在受到侵蚀。

有一次,网警接到举报称,胖布丁某款手游会自动搜集玩家隐私。胖布丁创始人小棉花看了之后一脸懵逼,因为玩家的下载渠道既不是正规的,他们也从来没有和该渠道有过合作。“这种时候很难去解释清楚,就像你被人偷了身份证,然后别人用你的身份证去犯罪了。”

BY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。“盗版资源被修改得面目全非,有很多BUG。一些玩家不知道自己买的是盗版,跑到官方群里维权,让我解决盗版里的BUG。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。”

02

维权有多难?

在杂乱丛生的盗版现象中,淘宝作为国内最大的电商平台,是玩家最容易接触到盗版的途径。于是,很多厂商在处理盗版时,会先从淘宝着手。然而,在淘宝维权的难度一点也不低。

三年前,《波西亚时光》上线Steam不久后,淘宝有店铺开始售卖它的盗版。最早,邓永进没有走举报流程,想先和盗版商沟通,希望能达成共识,不要伤害国内独立游戏开发者。毕竟,在游戏主机重新入华、Steam支持国内支付方式后,越来越多玩家的正版意识在觉醒,不少盗版资源网站都有着“君子协议”——不破解国产游戏、不提供国产游戏盗版资源。

但这种沟通的成效甚微。有的店家会假装撤下盗版,隔段时间再上架;有的则和开发者迂回,要求邓永进证明“我是我”这样的哲学问题;甚至有的店家知道后,会和邓永进谈起“盗版分销”的生意。

在大量的无效沟通后,邓永进决定直接找淘宝介入。根据《电子商务法》,当游戏厂商发现平台上有店铺售卖盗版产品时,可以向平台举报。如果店铺不能提出合理解释,则平台必须下架侵权产品,否则平台也要承担侵权的法律责任。

当时经过一个月的拉锯,邓永进通过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平台,成功举报了不少店铺。但没想到,如今面对《波西亚时光》iOS版的盗版,邓永进复制三年前的投诉流程,却被淘宝一一驳回。

去年6月,帕斯亚专门去了一趟杭州,和淘宝线下沟通。谈话过程中,淘宝再次阐述了投诉平台的使用流程。至于要怎么从根源上遏止盗版店铺,双方最后并没有得出结论。

由此带来的问题是,即使淘宝投诉平台审核通过了,也不代表厂商没有后顾之忧。胡江洋表示,举报盗版店铺,基本是无限投诉、下架、重新上架的反复循环,在这个过程中,盗版商品还会换着花样起新标题。“就算你发起全司之力去投诉,盗版在短期内可能会少,但只要那些商家活得好好的,你去私信问他,他照样卖。”

被逼急了,胡江洋把矛头更直接地指向了盗版商。他们针对一家特别过分的盗版店铺调查取证,并联系警方成功扫荡犯罪团伙。最后,杀鸡儆猴只起到了短暂的效果,过了些天,盗版商又像老鼠一样窜了出来。

而且,不是所有情况都支持开发者报警维权。根据《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》,侵犯著作权的刑事案件立案标准,需要满足3个条件中的一个:

  • 违法所得数额达3万元以上;

  • 非法经营数额达5万元以上;

  • 违法复制品数量合计500份以上。

电商平台上几块、几毛钱的盗版单价,和暧昧的销量数,确实很难达到这个标准。即使是相对容易提起的民事诉讼,很多律师也不建议开发者以电商作为维权对象。

知识产权方面的律师罗晨坚认为,“首先,销售平台多会以避风港原则作为抗辩理由,逃避责任。店铺又是电商平台收入的主要来源,平台自然不愿意轻易下架商品。

其次,店铺的侵权成本太低,后果往往只是下架商品,很快又能重新上架。而且,在法院判决时,并不是说盗版商每卖出一份盗版,正版商就损失一份正版收入,二者并不等价。无论是证明厂商的损失还是盗版商的售假收益,都很困难。”最后厂商得到的赔偿,相比于付出的人力、时间成本,可能只是杯水车薪。

抛开维权成本和成功率,厂商还不得不面对行业环境和玩家环境两座大山。

行业的问题来自圈子小,人情重。小棉花曾向野生安卓渠道提起诉讼,但没过几天就有朋友找到他。“起诉对象是朋友的朋友,托上好几轮关系,找到我们。最后一顿游说,考虑到都在一个圈子,日后还有机会合作,只能撤诉和解。”

玩家方面,哪怕是正版意识崛起的今天,厂商在曝光盗版游戏时,依然存在舆论风险。此前《ICEY》PC版维权时,就曾有玩家怀疑厂商在利用盗版事件,给游戏做营销。经历过负面评价后,《ICEY》手游版再次维权时,刻意避开游戏发售期,等售卖高峰点过后,才展开行动。

最终,不少厂商在维权时,只能选择低调行事,希望尽量和平处理,防止事件发酵。

03

游戏厂商要如何走出困局?

那么,面对屡禁不止的盗版情况,以及门槛更高的维权难度,国产独立游戏厂商们要如何应对?

首先考虑到的是电商平台监管,和相关法律政策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完善。罗晨坚从法律角度思考,“游戏是虚拟商品的一种,平台方应该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,平台现在也是有能力做到的。” 对此,在发出反淘宝盗版声明后,帕斯亚后续还联合了十余家国内厂商,通过正规途径,向国家相关部门提起正式公函,希望与平台达成共识。

比如,淘宝可以设立起一个规范的前置审核流程,如果有店铺想售卖国产游戏,那理应找官方要个正版授权;又或者,平台与游戏官方能够搭建起一个有效沟通的窗口,对于不同类别的商品,可以共同制定出相对应的售卖规则。

其次,行业里也有了专门为ACG领域提供知识产权保护的平台,平台可以帮助游戏开发者监测侵权内容,并联系律师团队处理。胖布丁的维权工作就全权交给了律师,由于维权范围更广,取证工作更专业,成功率也有所提升。“最后拿到的赔偿,我们拿走30%,剩下70%给律师。在整个过程中,我们不用耗费时间精力,可以专注在游戏开发上。”

针对游戏行业的知识产权维权SaaS平台「右上角」

一些独游小团队虽然还在做着手动举报的体力活,但目前来说,这可能还是最能立马见效的处理方式。BY他们扫荡完电商平台,会用百度、谷歌两种搜索引擎继续排查盗版网站,避免放走漏网之鱼。“我们直接联系网站管理员、站长的邮箱,如果对方不理睬,再去他们分享的网盘投诉,切断盗版传播链。”

还有越来越多厂商开始站在玩家的角度,做策略调整。小Y认为,部分玩家不愿意购买正版,是出于对游戏品质的不信任。他们便在Steam、Wegame上推出试玩版,一定程度消除玩家的顾虑。

BY表示,“我接触到不少非正版玩家,他们其实不知道去哪买正版,稀里糊涂就被盗版商骗了。”考虑到这种情况,厂商在宣发游戏时,其实可以更加照顾萌新,给予引导。

04

结语

回看中国游戏行业的发展,一方面,受限于渠道与消费水平,盗版成为了一批玩家的主要游戏来源;另一方面,F2P很长一段时间占据国内主流,造就了玩家的免费游玩习惯,影响了他们的付费意识。

面对盗版玩家,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表示理解。邓永进说:“私下流传盗版资源,这没关系,毕竟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。虽然他玩的是盗版,但至少他是我的玩家,要是觉得好玩,以后有能力了还能补票,或者安利给小伙伴之后,其他人说不定会入正。我们不希望的是,有人通过盗版去牟利,或者助长盗版商的风气。”

谈到未来,邓永进认为盗版游戏会一直存在,就像其他文化产业的盗版现象一样,很难根治。“但至少在公开层面上,政策和法律有约束效力,这是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。十年前,我们想要下载盗版电影,可以通过网站、下载器轻易找到,但现在越来越难了,只能从一些网盘、群里找资源。虽然公众号也会卖,但大众不能轻易看到、买到。”

而在罗晨坚看来,法律是道德的底线。“在健全法律之外,如果未来玩家能形成支持正版的社群氛围,共同抵制盗版,让盗版商无利可图。那么,盗版游戏也就成了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。” 其中需要厂商的合理引导,法律政策的完善,还有媒体的持续发声……

归根结底,只有整体环境改善,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劣币驱除良币。邓永进在《国产独立游戏反淘宝盗版联合声明》结尾写道:这也许将是一场无比艰难的、冗长的战役。

以上就是“2021年,盗版游戏还在国内横行霸道”的全部内容了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来源:,觉得有用可以分享本文!

 
 
更多>同类行业资讯
公司基本资料信息
推荐图文
推荐行业资讯
点击排行
相关关键词
网站介绍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VIP会员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信息索引  |  热搜产品